联系我们
电话:0512-66616380
传真:0512-66616527
地址:江苏省苏州市沧浪新城新郭路63楼
当前位置:主页 > 法律问答 > 问答分类2 > 问答分类2

支持安乐死入民法典,相比痛苦的活,快乐的死

时间:2020-05-29 14:16 作者:admin 点击:

那一天有人大代表表示,一些重度晚期绝症患者在后期基本都是争取生命或者缓解痛苦期,患者需要面临极大绝望感和痛苦感,所以建议应该有安宁疗法或者姑息疗法,人的最终尊严应该受到保护。

当然提出这个建议对于一个避讳谈及死亡的民族,我们也开始尝试直面这个终极话题,也算是一个进步。

所以有代表建议“在生命权“生命尊严”条款中,对安乐死作出具体规定,“经医学界定,无法救治且无法减轻病痛的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有权依法自主决定实施安乐死,自然人同意实施安乐死的意思表示可以随时被撤销或者撤回”。

记得以前看巴金老先生在自己101岁,想起他生命的最后 6 年,气管被切开,身上插满管子,生机靠着机器和药物维持着,那张病床成了他的全部活动范围。这样人工的活着,更遑论生存质量。

2019年2月24日,台湾体育名嘴傅达仁,他的家人公开了他安乐死的视频。他是亚洲第一位实施安乐死的。

2016年,傅达仁检查出胆管堵塞,发炎。他需要在自己的胆管里放支架让胆汁自己流出来。

但这些只能维持半年时间,就要把旧支架取出再放入新的支架,后来实在扛不住就切除胆,可带来的结果就是大病小病不断。

傅达仁开始积极寻求安乐死。可家人不允许,认为有很多人即便没有胆也可以活得好好的,可不久傅达仁就确诊胰胰脏癌。医生说,这样的高龄做手术很危险,且存活率仅50%,甚至可能躺着度过余生。

可真正了解到安乐死的过程后,儿子退缩了,立马把他拽回国。为了让父亲有活下去的动力,家人每天怂恿他写下自传。

可傅达仁非常生气:“我每天这么痛苦,吃止痛药也没用。我已经活到八十几岁了,一家子和乐,我很知足。”

有一次他用止痛剂过敏。结果呕吐不止。到了医院后立马神智不清,并且翻了白眼,陷入濒死状态,好在医生抢救及时救回了他。

申请流程繁琐,几经周折终于把手续办好,医生主要确认三点:第一,是本人自愿;第二,病情达到实施资格;第三,本人心理状态健康,且意识清楚。

实施安乐死之前会让他们家人在一起讨论自己的想法,然后在实施过程前医生会反复询问当事人:“如果你不想要了,随时都可以停止。因为这是你自己的权利,我们没有人可以影响你。”

事后,儿子说:“我们觉得一切都圆满了。所有他想做的事情都完成了,所有的事情都交代完了,真的是没有任何遗憾地走了——是他想要的‘平安喜乐的再见’。”

《最好的告别》中有一句话说:“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点与结果,而是生命的延续与传承,能从容的接受死,也能坦然的去生。”

安乐死入民法典,消除这种恐惧,或许每个人都会活得更快乐、坦然一些,死得更有安详、尊严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