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电话:0512-66616380
传真:0512-66616527
地址:江苏省苏州市沧浪新城新郭路63楼
当前位置:主页 > 法律问答 > 问答分类1 > 问答分类1

黑人再遭枪杀 警察纷现离职 美警“使用致死性武

时间:2020-06-24 04:32 作者:admin 点击:

当地时间5月25日,美国明尼阿波利斯市46岁的黑人乔治·弗洛伊德遭白人警察“跪杀”一事,点燃了全美的反种族主义“星星之火”。

游行示威从明尼阿波利斯扩散到全美,再蔓延至全球多个国家。然而,就在这风口浪尖之时,当地时间6月12日,亚特兰大市27岁的黑人雷沙德·布鲁克斯又遭警察“枪杀”,无数人的怒火再次被点燃。

黑人一再因警察暴力执法而死,眼下,全美游行示威不断,而警察方面竟然也出现了离职潮。

据悉,美国多地呼吁“断供警察资金”,分散警局职责,明尼阿波利斯市议会甚至想要直接解散警局。

在这场震荡中,美国警察体系,乃至保护警察免受惩罚的法律,都成了美国民众关注和争议的焦点。

据CNN新闻6月15日报道,当地时间6月12日晚,亚特兰大市27岁的黑人雷沙德·布鲁克斯在一家快餐店外的车里睡觉,结果却引发了一场让他丧命的冲突。据报道,警方因涉嫌酒驾逮捕布鲁克斯,布鲁克斯在拘捕过程中夺下警察的电击枪并曾试图电击警察。一名警察随后向其背部开枪射击,致其死亡。

14日的尸检报告显示,布鲁克斯背部中了两枪,最终因器官损伤和失血而死。而他的死亡被判定为谋杀(homicide)。

案发后24小时内,开枪警察被开除,当地警察局长也因此辞职。亚特兰大市长凯莎·巴特姆斯公开表示,她“不认为布鲁克斯的死亡是警方致死性武力的正当、合理使用”。

一系列反应堪称迅速,但布鲁克斯之死却已再次点燃了人们的愤怒。当地时间13日晚,抗议者包围了事件发生地的快餐厅,并纵火点燃了餐厅。第二天,游行示威从亚特兰大蔓延至全美多地。

“(布鲁克斯)看起来并没有对任何人造成任何威胁,所以情况升级到造成他的死亡就很不可理喻。”亚特兰大富尔顿县地方检察官保罗·霍华德批评了涉事警察。

霍华德还表示,对涉事警察是否起诉的决定将在当地时间6月17日作出,针对开枪警察的指控可能有三项,即谋杀、重罪谋杀或者严重伤害。

据《今日美国》报道,随着全美游行示威的升级,在“弗洛伊德之死”的事件中心——明尼阿波利斯市,出现了警察“离职潮”。据悉,“因没能得到该市领导和警察部门的支持”,截至目前,已有至少7名警察辞职,另有7人处于辞职过程中。

在职警察和离职警察均告诉当地媒体称,游行示威潮中,市长雅各布·弗雷“放弃了涉事警局”,这让警察们感到很不安。示威者放火焚烧警局大楼,此后,很多警察都遭到辱骂,甚至因遭示威者扔砖块而受伤。

“(警察)不觉得(所做的工作)受人感激。”退休警察米兰·梅森无奈地告诉媒体,“现在每个人都恨警察。每一个人。”

本月早些时候,明尼阿波利斯市警局副局长亨利·霍尔沃森曾透露,一些警察“直接就不干了”,完全没有递交相关文件,因此,到底谁还在职、谁已离职,情况都不是很清楚。

而对于警察的纷纷离职,明尼阿波利斯市警方发言人约翰·艾尔达回应称:“目前还没让我们觉得(离职警察)数量多到足以成为问题。人们可能因为各种原因离职,这在明尼阿波利斯警局也不例外。”

“一个从根上就已经烂掉的警局,你是没法进行改革的。”美国国会议员伊尔汉·奥马尔14日告诉CNN称,明尼阿波利斯警局正遭遇信任危机,需要被解散。

“你能做的就是重建。”奥马尔认为,美国现有的警察体系不应再存在,而应就此机会探讨公共安全和执法人员应该是什么样子。对于奥马尔这一言论,明尼阿波利斯市警方发言人并未回应。

事实上,美国多地近来都出现了类似的呼声。示威者走上街头要求缩减警察规模,甚至直接取消警察部门。“断掉警察资金”(defund the police)成了一句常见的口号。包括纽约在内的一些城市,官员们已经开始讨论将部分警察部门的资金和职责分散到社会服务部门,但迄今为止,还没有哪个主要城市像明尼阿波利斯市那般决绝。

据《纽约时报》6月7日报道,明尼阿波利斯市议会多达9名成员承诺要解散该市警局,创立一个“新的公共安全体系”。尽管市议会控制着警察预算,但市长雅各布·弗雷拥有否决议会行动的权利。

虽然弗雷称自己并不认为解散警局是“解决之道”,但他同时表示,将同警察局长和社区一起进行“深度的、结构性的改革,解决警察体系的系统性歧视”。

解散警局的做法其实已有先例。据英国《卫报》报道,美国新泽西州卡姆登市在2012年就解散了市警局,转而使用卡姆登县警察,并对警察进行“形势降级处理”培训,将武力作为最后手段。这一改革卓有成效,从2014年起,当地过度执法投诉率降低了95%。

一个接一个的黑人“意外死亡事件”,也正促使美国民众重新审视那些允许警察使用致死性武力的法律。

据《纽约时报》报道,尽管全美每个州的法律不尽相同,但在认为自己或他人的生命处于危险中时,美国警察总体上都被允许使用致死性武力。这种法律给了执法人员“瞬间做出生死决定的空间,让警察可以不必犹豫或害怕被起诉”。

但近年来,多起非裔美国人因警察过度执法而死亡的案例再三引发民众愤怒。在“弗洛伊德之死”引发大规模抗议之后,那些允许警察使用致死性武力的法律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生改变。

“过去两周里,我看到很多立法者,包括联邦立法者和州立法者,在讨论修订法律,我也看到了此前从未见过的数量众多的新法律提案。”南卡罗来纳大学研究警察与武力政策的法律学教授西斯·斯托顿指出,“现状是不可持续的,有些东西需要改变,这成了一个更广泛的共识。”

其实,在过去的几年里,美国一些州已经开始重新评估警察的武力使用法律。据美国全国州议会会议(NCSL)数据,2014年到2017年间,至少16个州出台了关于警察武力使用的新法律。同一时期,9个州改变了相关法律,使得涉警察的死亡案例调查更为透明。

而亚特兰大所在的佐治亚州,当地法律规定,警察只能在“有合理理由认为”重罪嫌疑人拥有致死性武器、造成了即刻的暴力威胁,或者“有合理理由认为”嫌疑人犯下了涉及严重身体伤害的罪行或存在这种严重伤害的威胁时,才可以使用致死性的武力。然而,这并没有避免布鲁克斯的死亡。

▲当地时间5月29日,美国休斯敦市政厅前,抗议者与警方发生冲突。图据《休斯顿纪事报》

弗洛伊德之死也促使美国政界风向发生了转变,进一步促成了警察执法相关法律法规的改变。上周,华盛顿特区市议会紧急通过了一条武力使用法规。该法规指出,在涉及警察的刑事案中,警察造成的伤害需要看两个方面,除了警察“认为”其武力的使用是合理的,还要求其行为“确实”是合理的。

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律学教授辛西娅·李指出,对于“合理行为”的强调看起来是很小的改变,但这可能是类似武力使用案例中的重大转折。这条法规还要求考虑警察是否采用了让形势降级的举措,以及警察此前的行为是否增加了致死性冲突升级的风险。李教授认为,这条原本只在90日内有效的法规“很可能成为永久性法规”。

“尽管法律改革不能提供所有答案,但这可以帮助改变风气。”李教授还指出,希望警察在执法过程中能更当心,“把人看成是人,而不是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