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电话:0512-66616380
传真:0512-66616527
地址:江苏省苏州市沧浪新城新郭路63楼
当前位置:主页 > 法律问答 > 问答分类1 > 问答分类1

董事长王振华猥亵儿童案:律师费用高达1千2百万

时间:2020-06-20 13:12 作者:admin 点击:

2020年6月16日,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依法不公开开庭审理被告人王振华、周燕芬猥亵儿童案。法院根据两名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及社会危害程度等,经合议庭评议,于6月17日当庭对被告人王振华、周燕芬作出判决,以猥亵儿童罪分别判处被告人王振华有期徒刑五年,被告人周燕芬有期徒刑四年。

根据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是否有性器官的接触是区分强奸罪(包括奸淫幼女)与猥亵儿童罪的关键。本案中,被害人的陈述、司法鉴定意见以及被告人的供述均证明了被告人王振华对被害人实施了猥亵行为,但与被害人不存在性器官的接触。相关司法鉴定意见佐证了该事实。故王振华的行为系猥亵行为而非强奸行为。

根据公诉机关的指控,被告人王振华、周燕芬经过事先预谋,由周燕芬制造条件,王振华对被害人实施了猥亵行为,相关事实有被害人陈述、鉴定意见、证人证言和监控视频等证据予以证实,证据能够形成完整的证据锁链。被告人王振华、周燕芬的行为符合法律规定的猥亵儿童罪的全部犯罪构成要件,所以,二人构成猥亵儿童罪的共同犯罪。

6月18日,记者对话受害女生代理律师计时俊,详细披露案发经过、受害女生近况,以及此案引发的未成年被性侵存在法律滞后的思考。

王振华庭审时拒不认罪,态度恶劣,毫无悔意。他辩解,自己只是搂搂抱抱,不会造成女孩阴道撕裂,坚持认为是受害者诬陷他,给他挖了个坑来跳。周燕芬则认为,阴道撕裂不是新鲜伤,而是旧伤,这个9岁女孩之前有过性生活。我怕受害女生家属情绪过于激烈,并未让家属到庭听审,也幸亏没有到庭,如果听到王振华、周燕芬这样诬陷侮辱他孩子的话,我估计他会杀人的。”

案发当天,王振华给周燕芬许诺10万元,让她带一个小女孩到他的房间去,事成后将钱打给她。没想到,周燕芬带了两个小女孩过来,一个9岁,一个12岁。

两个女孩的出现,出乎王振华意料,他让周燕芬将12岁女孩带去逛街。在房间,他侵犯了9岁女孩。案发后,9岁女孩哭着将此事告诉12岁女孩,一直说王振华是“大色狼,大流氓”,她给母亲打电话,希望母亲来接。但当时母亲正在忙,以为孩子使小孩子脾气,就说“反正明天你就和阿姨一块儿回来了,今天妈妈不用去接。

女孩感到害怕。第二天,当听到王振华还要来时,她拒绝了,并再次给母亲打电话,告知事情经过,母亲连夜赶到上海,将女孩接了回去。

这里周燕芬是有预谋的,当然她并不会这样承认。在庭审上和笔录中,周燕芬称自己曾长期给给王振华提供女性,不过以前都是成年女性,这次她以为是“王总的口味变了。”

周燕芬愿意长期给王振华提供这样的“服务”,主要是因为钱。此案中,9岁女孩遭王振华侵犯10分钟后,王振华就给周燕芬转了10万元,这是起诉书上承认的事实。

随后记者联系被害人委托律师计时俊谈起王振华案一审结果,他情绪激动。他认为,如果是在6月15日获知这一审判结果,他会感到满意,但经过两天16小时法庭激辩,以王振华在庭上的态度与其辩护律师做无罪辩护的行为来看,应该从重判5年以上。

其在6月17日晚上发朋友圈指,“经过十六个小时的鏖战之后,看到查明的事实,听到辩护人的抗辩“理由”,感受被害人的痛楚和被告人的无耻,我真心觉得应该适用237条第二款第三款,判他个五年以上!”

李肖霖则告诉记者,他与另一名辩护律师能决定做无罪辩护,肯定是有道理的,但不方便披露更多内容。其表示,法庭上,控辩双方肯定都是针锋相对的,有反驳就表明控辩双方意见不一致。也可以说,一审结果是由于辩方律师反驳不够有力。

李肖霖表示,王振华如果提起上诉,二审的时候其也有更换律师的权利,因此后续的情况还有变数。

6月18日下午,王振华另一辩护律师陈有西却通过社交平台首次回应王振华案,称王振华没有翻供,否定自己进行了对幼女的猥亵行为;他进出房间前后时间只有13分钟,有效可能作案时间5分钟。

陈有西还指出,普陀法院发布的谨慎的审判长答疑,只讲了判决结果,未透露案情争议焦点,更未透露王的自我辩解和辩方意见。呼吁网民在获取信息,作出判断和评价时,注意这一现实情况。

权贵为了自己的淫欲,可以为所欲为,甚至将自己的罪恶之手伸向了和自己女儿差不多大的孩子身上,在家当个好父亲,在外就变成了淫棍。

而这个社会专门有人为了讨好这样所谓的权贵来充当打手或者他们的走狗,孩子不是祖国的花朵,反而成为了某些权贵的私欲或者皮肉上的物品。

王某家属这次为了保马某,可以说花了重金,请了刑辩界点的大咖,北京炜衡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肖霖、浙江京衡律师事务所主任陈有西。

有不少网友认为,作为大律师,应当坚守法律公平正义,不应当做无罪辩护,如果做无罪辩护这不是给罪犯洗脱罪责吗?

其实,刑辩律师的天职是最大化维护自己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即使,自己的当事人是一名杀人不眨眼的恶魔,猥亵少女淫棍。

尽管律师拥有独立辩护权,但辩护律师不是不受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意志的约束,不是想怎么辩护就可以怎么辩护的。辩护律师受到当事人的委托,就是要维护当事人的合法利益。若当事人认定自己无罪,律师绝对不应该做有罪的罪轻辩护,这绝对不是律师辩护权独立性应有内涵。在被告人不认罪的情况下,律师做有罪(罪轻)辩护,无异于充当了第二“公诉人”,已经擅自对犯罪嫌疑人进行了事实的审判,这与辩护人的职责是背道而驰的。

当辩护律师与当事人的意见出现冲突时,双方可以进行协商沟通,而不是擅自进行罪轻辩护。如果双方确实无法进行协商,达成一致意见的,律师就应该退出辩护,或者当事人解除与辩护律师的委托辩护关系,从新找一位律师。

据听说,两位律师的起步代理费加上鼓励费,总金额高达1200万人民币。(没有得到证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