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电话:0512-66616380
传真:0512-66616527
地址:江苏省苏州市沧浪新城新郭路63楼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法律 > 法律讲堂 > 法律讲堂

1998,互联网元年,都发生了什么?

时间:2020-01-22 22:33 作者:admin 点击:

比尔·盖茨又在这一年来到中国。尽管微软已经成为帝国且官司缠身,但中国市场尚未完全纳入它的版图,它还要继续在这片未开垦的处女地上试探。

在这一年的11月份,微软在中国成了一个叫做“微软中国研究院”的新组织,并给他派来了一个华人领导者,这个人就是李开复。

在中国的南方深圳,一个叫马化腾的年轻人拉着他的同学开办了腾讯公司。他其实还没想清楚自己要干什么。他只是隐约知道自己眼前有很多机会,不能错过。

而在这一年年底的北京,两次互联网创业梦碎的马云正带着团队缩在一个小酒馆中一边喝酒,一边抱头痛哭。

喜欢结尾那句——“该到来的尚未到来,该结束的早已结束”。因为历史总在重复。这是我们今天还试图回忆1998的原因所在。

这个被称为是国内互联网公司元年的时代,究竟都发生了哪些事情?对于大多数人的生活,又有哪些影响?为什么有人在回忆过去时满怀欣喜,觉得那是一个充满自由的年代;谈论到当下,却又怅然若失?

在这个充满了所谓颠覆和创新的行业,一批又一批人粉墨登场,一批又一批人华丽谢幕。他们心心念念的那个互联网,让他们失望了吗?

互联网行业迄今二十年,不少人已经从当年使用qq的翩翩少年,变成了我们现在媒体报道中常见的“中年人”。出走半生,归来以后,他们是否还有勇气称自己为少年?

这些人里,大多数都已经有自己的公司和个人品牌。有人还在互联网,有人已经彻底转行,还有些人,似乎从始至终,离互联网很远。我选择将这些不同视角,一起呈现给大家。也希望最后能够通过这些表述,部分还原当年真实样貌。

有人说,是因为我们老了,才开始回忆过去,我觉得不是。正是因为我们年轻,知道自己有很多不足,才更不能只关注当下、和满足于别人灌输给我们的信息。

才要去了解更真实的历史,以及关注更遥远的未来。这也是我,作为一个记录者存在的意义。

1995年,我第一次上互联网,用gopher连接上白宫。在中国我敲一条命令,白宫的服务器给我发回当天总统的新闻,多么震撼啊。

1998年,我做了一批互联网游戏,四国大战,象棋、围棋、拱猪等等。那时候还没有qq呢,交友主要依靠bbs和游戏。圈子很小,全国也就百来人吧。像丁磊、马化腾这些,都是我BBS时代的网友。

那个律师咨询时候,互联网是超级奢侈品。早期bbs玩家大多是电信的,得买modem拨号才能上网,当时我买的那个modem速度是2400bps,你想想,现在手机随便就有30Mbps以上的速率。现在来看,那时候互联网确实没有用啊。

但是有自由。可以自由获取内容,可以和陌生人聊天。而且那时候大家也都非常友好,分享精神、利他主义。

我记得97年,我发布了一款游戏。第一天上线没人来,突然不知怎么来了个人,要四个人下一盘棋,我给他消息说你等等,我喊人来陪你一起玩。就打电话叫了两个朋友,陪第一个用户一起,玩了一晚上的《四国大战》。

97年,有个我们的用户和我们聊天,说她是女孩子,在美国。我们都不信,后来,她就来找我了。现在,她是我女儿的干妈~

那时候,我上小马(马化腾)的bbs,和他聊天,大家抱着电话聊一晚。当时,他还在润迅寻呼,98年才创立了腾讯。

但那个时候,互联网没什么人重视。大家都觉得,是小p孩公司折腾的小东西,觉得就是炒作。

我是QQ最早一批用户。99年,我还在湖南长沙上大学的时候,就注册了好几个五位数的QQ号。

当时每个大学都可以构建自己的聊天室。那时候的我,年轻、精力旺盛,喜欢广泛交友,就觉得qq就是一个很好很新奇的社交手段。

我们那片属于湖南大学,旁边有湖南师大,财经大学…… 很多其他学校的人都会出现在聊天室里,就相当于你在网络上有一个网络符号。

我那时候在聊天室里还算是比较有名的一个人,很多校外的人会在聊天室跟我聊天,聊完之后还会跑到学校来找我,请我吃宵夜。

所以通过这种方式,真的是会扩大自己的社交圈子。现在想来,QQ年代,我可能还算个小网红~

你想想嘛,自己的人生轨迹,就是结婚生子之后,社交圈会开始慢慢收缩。稳定的生活节点到达之前,你的人生,实际上是面临很多的不确定性的。那时候的你,有更多的冒险精神,也会更乐于去通过这些方式,接触外界。

第一是上市之前,他们不怎么挣钱。它主要挣钱的是SP,QQ是不挣钱的,QQ上负载的广告也不挣钱,当时新浪什么的都苏州律师已经收入挺高的了,包括三七二一都挣不少钱了;第二是说迷恋QQ都是小孩,兴不起什么风浪。

腾讯挣小孩的钱,这个东西价值有多大,大家还是不看好。但腾讯实际上后来成为中国互联网的基础设施,整个帝国就慢慢建立起来了。

马化腾当时打算把QQ卖掉,还没人买,他就一边看着用户不断在涨,需要的资源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服务器,越来越多的带宽,又不挣钱,就挺着急的。

另一方面就是不停在寻求融资,后来,终于有个叫MIH的南非公司出来,才相当于是吃了一颗定心丸。

曾经有一次我跟谷歌的人聊,他说腾讯上市之前谷歌有意收购股票,但当时谈的不是很满意,价格10亿美金,谷歌觉得股价太高了,就没谈下来。

2000年,纳斯达克有一波互联网牛市行情,也引发了我们国内,A股上应该是九九到2000年之间吧,互联网股票被爆炒。所有的国内上市公司都想跟互联网题材沾点边。

比如我们这边有个环岛集团,他主营业务就是个环岛大酒店,还有其他一些小产业,然后股票上一直比较低迷,后面它在酒店的大厅里开了个小网吧,就把他股票炒高了几块钱。

当时在电视上宣传特别火的,有个女的,叫什么张树新,搞了个瀛海威,感觉要引领一个时代,东方时空都拍了,搞得神神秘秘,最后好像是没搞下去。

我现在还记得在电视上看到那个张树新的样子,就是东方时空那一期,讲她已经布局互联网,各种投资人什么的。然后最后一个镜头,张树新表示,现在不接受采访,就是好像已经迈到一个很高的台阶,不轻易接触外界,干大事的样子。

后来比较有名的天涯社区,那个网站的创始人也是,九九年炒互联网股票,赚了500万。然后他们几个呢,一开始就是想在网上搞个社区专门讨论股票,结果后来越搞越大,还成了非常有名的一个网站。

当时呢,我有个中学同学,原来打篮球的,个子特别高。他特别会搞那些电脑组装。就是你想要什么样的电脑,他根据你要的那个配置,去把零部件搞来,按照很便宜的价格,帮你组装出来卖给你。那阵儿专门搞这个,他也是发了不少财。

九九年的时候,我印象很深,一个女同事,我记得她当时跟我说,现在的时代啊,你过了30岁你就没有机会了。那会儿就流行一种说法,说以后都是互联网的天下,都是年轻人的世界。

我是2000年上大学开始使用互联网。那时候很多人网吧包夜,聊天交友。一晚上十块钱,也比较便宜。

china人是当时我们主要的聊天阵地,因为有高中同学群;qq是另外一个交流方式,陌生人社交,但早期,算不上是主流。

等到后来宽带费用降下来,互联网才算是真正起来。所以你看qq的增长,其实也是2005甚至2008年以后的事情。

对我而言,那个时候的互联网啊,意味着“新希望”,“伟大”,“the new new thing”。

当年上网的,也都是知识分子比较多。所以喜欢讨论一些高大上的问题。基本上你能想到的所有问题,大家都会去讨论。

1998年,我刚毕业,在软件公司。当时基本不懂互联网。根本没那个概念,qq好像就是用来异性聊天的,但反正我们当时都是用来工作的。工作下班以后就是跟公司无关的娱乐,主要是打麻将。

中国互联网公司,本来概率就很小,包括以前那些,真正成功的又有几个。它不像食品饮料行业,依靠经销商、依靠某种方式,去推广某种生活习惯,有固定模式去让自己成长。互联网公司天天讲创新,他们没有既定可借鉴的成功方式,还要时刻承担被颠覆的风险,谁知道未来会怎样。

你要问我关于所谓成功的定义,我认为是说,他至少得有这种打造生态系统的能力,利润可以不停地增长,业绩也不停的增长。

就像当时滴滴合并了快的,合并以后大家都以为决赛结束了,没想到uber中国又搞了一局,说原来还是个中场。我认为这就是互联网行业的现状。

第二,也很赞赏他们在这种恶劣环境下还孜孜不倦去拼搏,这种人是很值得钦佩的,对,至少我不是这样的人。

现在想来,马化腾还是有远见的,因为QQ的受众是10到25岁,而微信的受众可能是15岁到更大。

他如果不把年轻人锁定住的话,怎么去锁定那些年纪更大的人?新的东西面对新的对象,尽管可能不挣钱,尽管可能商业模式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你还是得去做。

先行者如张树新,1995年成立瀛海威,被誉为是“互联网第一人”,一时风头无俩,却在几年以后黯然离场,成为先烈。

后来者如马化腾,1998年成立腾讯,成立之初无人看好,早期甚至需要依靠外包业务来养活公司。结果十几年间,斗转星移,今天马和他所成立的腾讯,已经成为中国商业版图中、重要且不可或缺的一环。

1998,一个疯狂的年代。有人可能因为互联网概念,赚取了人生第一桶金,甚至由此改变了命运的轨迹。然后他们就告诉你,“如果你30岁、或者已经过了30岁,你就完蛋了。以后都是互联网的天下,都是年轻人的世界。”

我之所以选择记录它,复述它,其实是因为那句网络上很俗套的话:“不要因为走了太远,而忘了为什么而出发”。

到了今天,互联网已经变成我们身边,水和电一样的存在。经历了那个祛魅的过程,它在我们心目中的感觉,也愈发变得模糊起来。

在采访中,我不止一次听人提及“自由”“梦想”这样的字眼。而越是对早期互联网怀抱热情的那些人,谈论起当下,就越是怅然若失。

但我相信,即便今天的互联网世界,已经变得不可描述,也总还是有一些人在坚持,也总还是有一些人在等待。

可能以后那个所谓自由、所谓理想的领土,已经不再和互联网有关。但只要还有这样一批,向往自由、追求所谓梦想的人存在,这个世界,就总不至于太让人失望。

我认为今天,可能各个地方、各个领域都暗含着变革的力量,就像当年襁褓之中的互联网一样。所以我们不应该,只把眼光放在当下的这个世界,而是要有一个更长更宽广的维度,去看待所有这些公司、包括过去所有的这些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