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电话:0512-66616380
传真:0512-66616527
地址:江苏省苏州市沧浪新城新郭路63楼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法律 > 法律讲堂 > 法律讲堂

律师是如何看待“法律即正义”的?

时间:2020-03-20 16:05 作者:佚名 点击:

微博,不知从何时起,变成了一个是非之地,如今更是和“网络暴力”这个词牢牢地绑在了一块,每隔几天就会成为民众情绪的“修罗场”。

如何评价去微博上的那些过激语言?小编认为这就像在做一道是非题,各自都认为自己代表正义,当双方争执不下的时候,就希望有法律能站出来,给对方判一个死刑。

有一个猎人,带着他的猎犬,在追捕一只狐狸,追啊追,双方势均力敌,僵持不下,最后猎人和狗累瘫了,狐狸也累瘫了,猎人正要去抓住那只狐狸,却被另一个路人截了胡,抢先一步抓住了这只奄奄一息的狐狸。双方各执一词,于是他们带着狐狸来到法庭问,狐狸到底属于谁?

大家肯定觉得狐狸应该判给付出了巨大艰辛和努力的猎人,才算正义吧。一份努力,一份收获,这就是我们眼里的正义。然而,事实上狐狸却被判给了那个路过的捡到狐狸的人,那个在我们看来不劳而获的人。

为什么法律要这样裁决?关键就在于确定性,是否努力,努力的程度,这些因素有极大的不确定性,而谁抓住了狐狸确实一目了然的。

试想,假如有3个人、5个人、更多的人都在追这只狐狸,我们该如何去判断谁为了抓住狐狸付出了更多的努力,既然无法形成判断标准,只能通过确定性的事物来判定,这就是法律。

拿交通规则来说,国内规定车辆靠右行驶,很多欧洲国家却是靠左行驶,这里“左”和“右”,具备对与错的性质吗,这些法律无非是按照环境和习惯形成一套约定成俗的标准,以维持道路交通的有序运行。

而在美国的宪法史上,【洛克纳时代】无疑是一个充满矛盾和争议的阶段,它为各国的司法实践提供了很多经验和教训。这还得从洛克纳案谈起。

洛克纳是一家面包坊的经营者,因为要求自己工人每天工作超过10个小时,被控违反了纽约州的《面包坊法案》,法院要求他缴纳50美元罚款,洛克纳以“纽约州政府侵犯了他与面包工人自由签订合同的权利”把纽约州政府告上了法庭。

放在现在来看,这不就是我们常提到的“996”“007”吗?法律上肯定要支持纽约州政府,合理规范上班时间才对吧?事实是,美国最高法院以“每个人都有签订合同的自由权利”的判词,判决面包店店主洛克纳胜诉。为什么呢?

如果单从自由和工人利益来讲,一边是资本家,一边是普通面包工人,我们情感上都偏向弱势群体,支持《面包坊法案》的工作时间规定;

然而这个案子远不止眼前这么简单,在那个移民的年代,很多移民为了站稳脚跟,情愿每天超长时间工作,这就触及到了当地白人面包工人的利益,他们通过法律阻止外来移民用拼命工作的方式和自己竞争。

所以美国最高法院“以自由为名”的判决,表面上是与资本家为伍,实际上是保证了工人自愿加班的权利和公平竞争的机会,再大一点说,其实是在反种族歧视。

就在本月初,“寻子15年”的申军良,终于见到了被人贩子拐走的儿子,网上一片欢呼声的同时,“抓到梅姨就枪毙她!”“人贩子一律死刑!”等群情激奋的声音也掀起了热议。

人贩子一律死刑真的可以阻止拐卖人口吗?“死刑”这个词,听起来似乎很具震慑力、很有威慑性,但一旦拐卖与死刑对等之后,会不会让人贩子破罐子破摔,做出更为残忍的事呢。反正免不了一死,拐卖,虐待,杀人,又有何不同呢,这样的想法,会不会让人贩子更加的不计后果?

还记得一则关于野生动物保护的广告: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这里也适用于拐卖人口。我们怎么去减少“买孩子”的需求,从源头上看,可能更需要去规范合法收养的途径和程序,有了另一道门,不合法的那扇窗户自然就关上了。

还有一个与民意相悖的案子是张扣扣案。在了解了事情原委之后,大众对张扣扣的遭遇更多的是同情,纷纷呼吁不要判决张扣扣死刑,因为三位死者并不无辜,至少祸根是自己埋下的,中国的古话叫做“自作孽,不可活”。

不过,在2019年7月17日张扣扣还是被执行了死刑。看看法院对他最后的判决是“故意杀人罪、故意毁坏财物罪”,可以说张扣扣很可怜,但他并不冤枉。他故意杀人,而且是3个,是典型的以暴制暴行为,不管遭遇多么悲惨,他并不是只有杀人这个选择,但他弃法律武器,而选择了暴力杀人,法律无法姑息。

所以,民意不能完全凌驾于法律之上。民意常常是大众情绪的宣泄,正义是一种情感上的理解,可以被舆论引导、被舆论左右,但法律不可以,法律需要保持它的确定性,才能维持这个社会的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