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电话:0512-66616380
传真:0512-66616527
地址:江苏省苏州市沧浪新城新郭路63楼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法律 > 法律新闻 > 法律新闻

律师辩护不能跑题 | 对张扣扣案辩护词的不同意

时间:2020-05-18 09:38 作者:佚名 点击:

作为一名专业律师,近日在阅读了网上转载的张扣扣涉嫌故意杀人、故意毁坏财物案辩护词和检察机关公诉意见书后,仅仅从刑事辩护专业角度谈谈自己的看法,绝无非议或诋毁辩护人之意,万望不要误读或误解,目的是澄清刑事辩护怎样才是准确和到位的。

长期以来,有少部分公众误以为律师能将黑的说成白的,律师辩护就是狡辩,之所以有这样的误解,有历史、文化、传统、法律进程等原因,也有极少数律师自身业务的原因。

张扣扣案引发社会关注,这一案件的处理涉及公、检、法,也涉及律师辩护,一切都在聚光灯下,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各种利益诉求相互交织,纠缠。此时,刑事辩护律师需要以精湛的业务依法维护诉讼当事人合法权益,以此让公众学法、懂法、守法,用法律来保护自己,约束自己,规范自己。

通过网上转载拜读了张扣扣案辩护词后,我有几点不同意见,若有不妥之处望辩护人和同行及专家学者指正。

本案辩护词确认“根据现行刑法,张扣扣的确犯有故意杀人罪和故意毁坏财物罪。对于检察院起诉指控的事实和罪名,我们没有异议。我们也认同,法律应当对张扣扣的行为给予制裁。我们今天的辩护主要围绕量刑展开。”

辩护词属于司法文书范畴,司法文书的格式,内容,书写方式等有其特殊的要求,辩护词不是散文,更不是讲故事的记叙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七条“辩护人的责任是根据事实和法律,提出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或者减轻、免除其刑事责任的材料和意见,维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诉讼权利和其他合法权益。”

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是辩护词最基本的要求。事实是通过证据来体现和表达,法律是通过现行法律、法规、规章的具体条款来阐释和释明。既然是纯粹的量刑辩护,自然就涉及无罪,从轻、减轻、免除四个方面,辩护人既然认可检方的指控,无罪、免除自然排除。那么就只能进行从轻、减轻的辩护,而从轻,减轻辩护自然涉及法定、酌定从轻量刑情节是否存在的问题,需要辩护人举证或说明。

从犯、犯罪未遂,犯罪中止、自首、立功、正当防卫、紧急避险等属于法定从轻、减轻情节;被害人谅解、初犯、平时表现好、被害人有过错等属于酌定从轻量刑情节。整个辩护词对此关键之处一笔带过,没有证据援引,给人的感觉从轻、减轻辩护缺乏强有力的事实和证据支撑;整个辩护词没有 援引从轻、减轻量刑法律依据及具体条文,给人的感觉于法无据。

整篇辩护词主旨内容始终贯穿复仇二字,况且,复仇通说是指深仇未报,冤情未了,但本案张扣扣母亲案凶手当年已被判刑,坐牢,公权力当时已经伸张了法律正义,当然司法裁决结果往往不可能让所有参与者都满意,这是司法的特点。

仇恨是否还在,若不在,何谈复仇,何来以此辩护,22年后手刃三人还是传统意义上的复仇吗?

复仇是已经被现代文明社会、法制社会所摈弃的一种行为,为法律所禁止。将复仇具有一定合理性作为辩护点,是违背当下社会基本的价值导向和公众认知,律师作为法律专业人员应该具有良好的职业素养和道德水准,要具有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决不能暗示或者默许以暴制暴,以私力代替公权力,如此,危亦。

复仇的法律正当性依据在哪?《宋刑统》、《明律》不是当下生效的法律,更不是法院裁判的依据,也不是当下公众的行为准则。

既然是法庭辩护,辩论,就得遵守法庭规则,运用法律知识,熟练掌握辩护技巧,不合法,没有法律依据的辩护是徒劳的,是对当事人的诉讼权利,诉讼机会的浪费,容易导致公众对律师辩护产生错误的看法,辩护与狡辩是一步之遥,有的放矢与言之无物也是一步之遥。

刑事辩护是控辩双方在法庭上的对抗,按照法官的引导,依次举证,质证,发言,围绕争议焦点展开辩护,是非曲直在辩论中越来越明,若控辩双方意见一致,哪就不叫辩护。

但本案的辩护词,看不到辩护人举证,看不到对检方证据的不同意见,相反,对检方指控事实、罪名予以认可。

同一个案件,不可能有两种事实同时都真,这不符合逻辑。既然检方事实辩护人认可,那么辩方的事实从何而来。辩方主要事实依据从辩护词来看主要是律师会见笔录,张扣扣部分供述(未注明案卷出处),王家亲戚王汉儒在公安机关的作证、专家学者的学术观点等。

2、学者的个人言论不是证人证言,不是鉴定结论,不属于刑事诉讼法规定的证据种类,不具有证据效力;

3、创伤后应激障碍的说法需要鉴定结论印证,没有鉴定结论,没有充分证据支持,仅凭个人单方主观判断,推理是不严谨的,给人的感觉不是辩护而是空谈;

4、在没有充分证据的情况下,对原张扣扣母亲案发表个人意见不妥,且用词欠妥,“法院垄断了法律裁判权,但法院垄断不了正义评价的标准。”

法院不是垄断裁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百二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是国家的审判机关。”审判权由人民法院行使,一方当事人不满,就认为原裁判不公,这样的说法站不住脚,难道一方当事人的意见比法院更公正吗?省高院已经驳回,没有证据随意否定生效司法文书不妥。

现为陕西法正平安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刑事辩护部部长。陕西省专业律师证书“刑事”类首批获得者之一。先后办理承办了陕西省十年来最大的一起盗掘古墓案,即陕西蓝田宋代吕氏家族古墓案,该案破获文物现存放于陕西历史博物馆,2007年西安市公安局十大最有影响刑案之一的跨省贩毒案,涉案毒品数量超过1公斤,经过中院、高院共计四次审理,终于将死刑改判为死缓,保住了被告人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