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电话:0512-66616380
传真:0512-66616527
地址:江苏省苏州市沧浪新城新郭路63楼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法律 > 法律新闻 > 法律新闻

盛世丰华入股康跃科技连拉三涨停 还有数十家公

时间:2020-02-08 17:20 作者:admin 点击:

一改往日光伏转型的投资策略,康跃科技复牌后却被创投机构入主。意外的结局却并未阻碍其股价的连番上攻,更是惹来深交所关于买卖双方交易合理性的关注。

有分析人士指出,受业绩改善之需,创投盯紧核心资产进行抄底的布局,已经在上市公司领域发力。从2019年开始,以创投为主的投资机构突击进场的行为日益增多,成为企业实际控制人的“空降兵”,有近47家企业涉及创投入主。外界关注“新老大”将为企业经营带来惊喜的同时,也开始对市值波动所暗含的投资者风险抱以担心。

从2019年11月开始,康跃科技的股价就开始触底反弹,连续多日的上涨令外界一度看好其在光伏转型之路上的发展。直到2019年12月27日停牌,外界仍在猜测除了并购羿珩(光伏层压机领域龙头),下一家会是谁。

然而,2020年1月7日复牌后,几乎超越所有人的预期,康跃科技没有引入新的产业龙头,而是向深圳市盛世丰华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世丰华)转让了公司近29.9%的股权,即将触发要约收购30%的红线。

据了解,买方是一家创投机构,与上市公司主营业务各条线不搭苏州律师边。而令人意外的是,复牌之后的康跃科技直接涨停,1月8日仍一字涨停收关,1月9日,该股又涨停。

外界开始猜测,为何刚刚光伏转型起步的康跃科技画风急转至“卖壳”操作,让一家投资公司控股。就连深交所也发送关注函,要求该公司解释本次交易的原因和背景、盛世丰华获得公司控制权的目的。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本次让渡给盛世丰华的权益售价为8.85元/股,比停牌前7.41元/股溢价近20%。有分析指出,如果买方出高价则不是利益输送的做法,但如果是买壳,则付溢价也有可能。

某资深市场人士告诉记者,29.9%是上市公司可卖的最高比例,“如果要约收购,就将被强制以同样价格向全体股东无差别购买股份”。在他看来,时下买卖双方的交易或许不是低调,而是图省事。

记者1月8日联系康跃科技询问相关事宜,该公司方面表示,与盛世丰华乃至主体盛世景资产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世景)的合作尚属头一回,双方曾有过关于股权让渡的价格商议,“现在还是刚开始卖的第一步。接下来会有公告说明盛世丰华受让股权的具体目的。但是否卖壳不得而知,亦为管理层决策。而盛世景也一直在谋求借壳上市”。

Wind信息显示,盛世景是一家投资管理公司,系三板申报企业,符合创业板财务条件上市要求,注册资本2.30亿元,现管理基金199只。其中,多数为股权投资基金,规模在2亿元人民币以上,不少投资项目均已是投资C轮至H轮的成熟企业。

而康跃科技方面,根据2019年三季报数据,其净资产14.55亿元,但企业净资产收益率ROE指标已连续多期财报下滑,2018年三季度为1.88%,同比下滑79.16%;当季公司净利润也同比下滑75.83%。

可见,从资产导入的可行性分析,康跃科技具备容苏州律师咨询纳盛世景资产的潜力,且其流动性尚且充裕,资产负债率为31.63%,并非劣质借壳标的。对此,康跃科技方面没有明确回应,称“这些都是后续的事情,具体如何做我们也不清楚,包括公司上下也对此十分关心”。

前述市场人士表示,如果买方看好壳价值和业务就会溢价收购,“但是价格往往具有不确定性,此时就介入要约收购的话,就可能要全面收购私有化上市公司,对买方来说没有意义也没有必要”。

事实上,A股上市公司被机构举牌甚至控股的投资行为并不鲜见,创投机构也不例外,多为借助上市公司主业优势来强化投资业务的产业协同。不过从2019年开始,类似股东突击进场的行为日益增多,成为企业实际控制人的“空降兵”。

Wind统计显示,2019年至今,有超过30家以创投为主的投资机构对已投资上市公司股权进行增持,相关投资机构均系所属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5%以上股东和控股子公司。

记者还发现,2019年至今,在已披露的上市公司关于实际控制人拟发生变更的提示性公告中,有超40家企业涉及创投入主,其中包括英飞拓、全新好及华控赛格等公司。

如英飞拓在2019年11月19日公告,拟向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投控)协议转让其持有的英飞拓0.60亿股股份,占英飞拓总股本的5.00%。本次协议转让完成后,深投控将持有公司3.16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6.35%。深投控将取得公司控制权,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将发生变更。

除了机构重金投入以实现控股,部分投资机构也通过联合其他股东的方式构成一致行动方,进而对公司完成实控人替换,全新好便是一例。

公开信息显示,全新好2019年11月28日公告称,第二大股东深圳市博恒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恒投资)与陈卓婷、陆尔东、苏州律师咨询李强、林昌珍、陈军、刘红等六位自然人股东分别签署的《一致行动协议书》,合计持有公司股份0.7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2.08%),超过公司目前控股股东汉富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富控股)持有的股份0.75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1.65%)。公司控股股东由汉富控股变更为博恒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因王玩虹为博恒投资的实际控制人,故全新好实际控制人由韩学渊变更为王玩虹及其一致行动人。

此外,亦有不少ST个股发布实控人变更公告,投资机构的入场也令外界开始关注其“壳资源”的未来走向。

比如,ST远程受让原第一大股东杭州秦商体育文化有限公司持有的0.43亿股给无锡苏新产业优化调整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致使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就是该公司“保壳”出让实控大权的一例。

事实上,上市公司出让实控大权多受制于财务困境和业务整合的需要。记者也从实控人变化的类型上发现,往往会涉及国有资产和民营资本的交替,且从结果来看,非国有资产的控股权变化更加普遍。

南方某私募界人士告诉记者,部分公司由于受到股权质押和经营的双重考验,业绩改善乏力,不得不申请外援,因此跟主营业务并不相关的投资机构就有了抄底的机遇,包括一些地方政府或产业资本平台的纾困之举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