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电话:0512-66616380
传真:0512-66616527
地址:江苏省苏州市沧浪新城新郭路63楼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法律 > 法律法规 > 法律法规

北美观察丨官司难逃 美法院重启特朗普违宪诉讼

时间:2020-06-04 03:11 作者:admin 点击:

当地时间5月14日,据多家美国媒体报道,当天美国第四巡回上诉法院以9票对6票裁定,将重新启动对特朗普违反薪酬条款一案的诉讼。

2017年,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和马里兰州的两位检察长联名对特朗普提起诉讼,控告他违反美国宪法中的薪酬条款,以总统身份谋取商业私利,要求法院公开特朗普的财务记录以评估其与外国政府的经济往来状况。近3年时间里该案件进程缓慢,中途还一度被驳回,如今终于有了最新进展。

薪酬条款是美国宪法的一项规定:联邦政府官员未经国会同意,不得收受国内官员或外国政府给予的任何礼物或薪酬。该条款还禁止联邦政府官员在与外国进行的商业交易中获得特殊利润,目的是确保国家领导人不会受到不正当影响,避免腐败。

那华盛顿特区和马里兰州的两位检察长是依据什么指控特朗普违反该宪法条款的呢?这要从2017年的案件风暴中心,位于华盛顿特区的特朗普国际酒店说起。自特朗普上任以来,这座离白宫几步之遥的奢华酒店几乎接待了所有前往华盛顿特区的国内外政府官员,远道而来的各国政要都将特朗普国际酒店视为落脚的首选之地。

两位检察长在诉讼书中写道,特朗普酒店抢走了华盛顿特区其他酒店的大量业务。例如,科威特大使馆最初将一项重大活动定在了该地区的四季酒店,但随后却转到特朗普酒店进行,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况且特朗普集团还享有特殊的税收优惠政策, 不仅损害了华盛顿特区其他酒店的利益,还导致该地区税收锐减。

众所周知,拥有整个“商业帝国”的特朗普可谓富可敌国,他在上任前多次高调承诺 “我当总统只拿1美元年薪,专心为人民服务”。 但实际上,特朗普在上任后仍经常造访自己的酒店。虽然特朗普将其商业帝国交给儿子打理,但他仍旧保持了对自己企业的所有权。因此,华盛顿特区和马里兰州的两位检察长指控特朗普通过他的集团酒店收受了外国政府的资金和好处。起诉书指控特朗普“史无前例”地违宪,没有遵守承诺避免公职与私人利益冲突,破坏了美国政治制度完整性。

据《纽约时报》5月14日报道,在两位检察长2017年提起诉讼后,2019年7月,美国第四巡回上诉法院的一个由三名法官组成的陪审团驳回了对特朗普的起诉。当时三位法官一致认为,这个指控没有法律根据,还说特朗普国际酒店反而给其他酒店带来了生意。随后特朗普在社交平台上发文庆祝,称自己“在这场政治迫害中赢得了一个大胜利”。 然而近一年过去,美国第四巡回上诉法院的15名法官于本周四再次进行了激烈的辩论,最终以9票对6票裁定,将重新启动针对特朗普违反薪酬条款的诉讼。

美国第四巡回上诉法院的15名法官由8位民主党任命法官和7位共和党任命法官组成。有趣的是,据《纽约时报》5月14日报道指出,在此次9位赞成重启诉讼的法官中,8位由民主党任命,唯一一位投了赞成票的共和党任命法官罗杰格·雷戈里在其职业生涯早期也接受过前总统比尔·克林顿(民主党)的提拔。而另一方面,所有投反对票的法官均由共和党任命。

此前,因共和党议员在国会占据大多数,马里兰州和华盛顿特区的两位检察长指责国会没有认真对待特朗普违反薪酬条款一案。但由于提诉的两名检察长都是民主党,白宫立即对此进行了反驳。据《国会山报》5月14日报道指出,司法部和特朗普的私人律师将这场诉讼定义为民主党对总统的恶意中伤,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发言人林赛·扬切克也发表声明称这是一场“荒唐”的起诉。

据《纽约时报》5月14日报道,在周四裁决中投反对票的共和党哈维·威尔金森法官写道,“联邦法院从未允许任何一方根据国内薪酬条款起诉总统,难道你看不到民主党正为所欲为地让法院披上政治外衣吗?”

另一边,民主党派的法官则火速反驳道,“共和党法官仅因为不认同我们的看法就给我们冠上违背法律原则的罪名,这难道不是极大损害了公众对司法公正的信心和信任吗?” 据《国会山报》5月14日报道指出,裁决中的多数人表示,特朗普的法律团队一直在寻求法院的特别照顾,但在美国,每个人,甚至总统都有义务遵守法律。特朗普作为总统更应该带头遵守法律,遵守宪法的薪酬条款。

据CNBC新闻5月14日报道,特朗普的私人律师杰伊·塞库洛星期四发表声明称 “不同意第四巡回上诉法院的决定” 并表示要将此案提交至最高法院寻求复审,要求最高法院停止对特朗普的诉讼。

另一方面,据《国会山报》5月14日最新报道,最初提起诉讼的马里兰州检察长布赖恩·弗罗什和华盛顿特区检察长卡尔·拉辛周四接受记者采访时,对第四巡回上诉法院的裁决表示赞赏,他们认为,“这个裁决有坚固的法律依据,即美国总统和其他所有公民一样,都受美国法律约束,不能因为他是总统就可以不遵守宪法中的薪酬条款。” 拉辛补充说,“如果特朗普团队要寻求最高法院的‘照顾’,我们也会准备好,堂堂正正地提出我们的法律论据。”